当前位置:首页>证券资讯>正文

ofo创始人戴威为什么当不了老大?

简介ofo创始人戴威为什么当不了老大?学数学损伤大脑,贝尔思力,红杏枝头春意浓,冷链物流概念股,怎么扫到敬业福,王者荣耀女娲什么时候...
ofo创始人戴威为什么当不了老大?

学数学损伤大脑,贝尔思力,红杏枝头春意浓,冷链物流概念股,怎么扫到敬业福,王者荣耀女娲什么时候出

来源?《后厂村7号》栏目

作者?彭丽慧、孟倩章、剑锋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信任的纪元,这是怀疑的纪元;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都将直下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

起时,投资人竞相追逐众星捧月;落时,连想卖个好价钱都困难。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ofo的最终命运,将以什么样的图景出现?

27岁的ofo创始人戴威大幅度的人生剧变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源起?

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栏目记者经过采访和接触,以管窥豹,对戴威、ofo公司在危机前后的负重生存加以聚焦、观察。

2016年岁末的一天,戴威明确拒绝了程维。他无法接受滴滴把ofo卖给摩拜的建议。即便此时ofo的订单量只有摩拜的三分之一。

当然,ofo不想卖,摩拜同样也不想买。

不过对戴威来说,这样拒绝投资方的场景,并不是个例。

2016年5月,经ofo的A轮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牵线,戴威和曾主导腾讯投资滴滴案的腾讯投资合伙人夏尧已经认识两个月,此前两人聊得颇为愉快,腾讯投资部也已经排了ofo的?IC(投委会),很大可能会在ofoB轮融资进入。

但在ofo要不要入城的问题上两人产生了分歧。夏尧曾三次劝说ofo入城,均被戴威秒拒。这非但没有说服戴威,反而被戴威认为腾讯在投资ofo上有顾虑。

戴威认为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跑通且开始盈利,这给了他足够的自信,“要不然腾讯C轮再投吧,让经纬先进我们的B轮。”

但是,在ofo拿到经纬领投的B轮融资一个月后,腾讯转而参投了摩拜的C轮,此后领投了摩拜的D、E轮。错过腾讯投资,错过进城的最佳时机,在竞争的关键节点,ofo把行业老大机会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摩拜,从而陷入了被动境地。?

戴威和资本的关系,也进入了微妙的阶段。

在资本面前,戴威曾经有过幻想和感激,他单纯过。最早融资的时候,戴威连条款都不谈判,觉得资本能投钱就是恩德。但经历了和资本的多轮博弈后,他的心态上发生了变化,“这是对公司的不负责任,是一种弱势”。

2016年10月,当滴滴通过C轮融资首次进入ofo,成为第一大股东,ofo人不无欢悦。

“滴滴来了,‘爸爸’来了,‘大腿’来了。最早的时候ofo还是很包容的,认为滴滴能够给公司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当然还有资源支持。”ofo原职员科科对后厂村7号记者说,但滴滴入局后,事态迅速发生变化。“他们要得太多了,我们肯定不能答应啊。”

滴滴要的控制权,戴威是最不能答应的。2017年冬天戴威把滴滴派驻ofo的三位高管付强等人驱逐出局。

2017年7月26日,原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加入ofo小黄车担任执行总裁。据科科透露,付强等人入驻ofo带来比较正向的东西,比如规范财务,缩紧日常支出。但具体到几百块钱的报销审批权限都要收归CEO层面,引起了不少员工的反感。ofo人由此产生了滴滴系不信任自己、甚至滴滴人想要夺权的敌对心理。

ofo创始人戴威为什么当不了老大? 证券资讯

资本的冰冷,其实早在2017年6月,戴威已经见识到了。

每天夜里三点,戴威会准时收到本科室友、分管供应链的薛鼎的电话,“供应商坐在办公室不走,要闹事了,今天一定要付钱,要不明天上新闻了!”

让戴威崩溃的是,ofo的账上却只有5个亿,但应付账款却是22个亿。已经谈好的7个亿美金的融资在董事会层面上被卡住,无法进入。

“ofo内忧外患,股东却不签字,反而先谈业务,谈流量怎么分,支付比例怎么搞。这让戴威怎么想?”据接近ofo核心高层人士透露,2017年6月底,ofo一度背负着十几亿的巨额债务,为了让新一轮融资顺利进入,戴威压力大到只得跑到各个“爸爸”的办公室里“哭求”,请他们签字放行融资。

公司,员工,滴滴,这是,都是,期货配资

发表评论